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市场分析 > 正文阅读

独家专访穆迪分析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: 预计美联储今年加息2

发表日期:2022-01-06 06:51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2021年,百年变局与新冠疫情交织叠加,国际格局风云变幻,全球经济在不平衡中艰难复苏。然而,前行路上仍然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,能源危机、供应链中断、通胀高企等一系列问题仍存。

  与此同时,全球货币政策正逐步迈向正常化,一些发达国家主要央行纷纷收紧货币政策。穆迪分析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;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时预计,美联储今年可能加息2次到3次。他强调,根据目前的经济情况,“缩减恐慌”或不会重演。

  Zandi指出,2022年全球经济的发展与疫情息息相关。“如果新一波疫情消散,则经济预计会反弹。我认为全球经济的表现、未来的发展与疫情的发展密切相关。”

  Zandi还表示,美股在经历了2021年的强劲表现之后,2022年或将呈现横盘整理的趋势。

  《21世纪》:美联储在过去几个月里开始加速缩债。你认为现在是结束超宽松货币政策的良机吗?

  Mark Zandi:我认为是的。美国经济一直表现良好,正在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。失业率正在下降。虽然还没恢复到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,但也不会距离太远。当然,通胀率也明显上升。因此,更强劲的增长、更高的通胀率意味着美联储应该开始“松油门”,超宽松货币政策或将结束。

  Mark Zandi:市场投资者预测2022年将有三次加息,每次加25个基点。这是有可能的情况。但我的感觉是可能会少于这个次数,因为经济正在受到新一波疫情的冲击,在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蔓延之下,这可能将造成很大的破坏。此外,财政政策也很关键。目前,美国总统拜登正在推动的“重建更美好未来”的法案越来越有可能无法在国会通过。如果法案没有通过立法,那么这将意味着2022年经济的增长速度不会高于预期。因此,美联储加息的次数可能会少于三次。现在,我们预测美联储将加息两次,也可能是两到三次。

  Mark Zandi:我预测将从夏季开始加息。美联储将在春季逐步放缓购债的速度,退出量化宽松。然后我认为美联储将等两到三个月再开始加息。因此我认为最可能在5月或6月进行首次加息。大约就在这个时间段内,今年夏季的某个时候。

  《21世纪》:莱尔·布雷纳德或将成为美联储的新副主席,她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

  Mark Zandi:我认为她的政策与鲍威尔主席的观点类似。当涉及货币政策以及调整利率问题时,我不认为她的观点会与鲍威尔主席有实质性的不同。她在监管政策方面有一些不同的观点。监管是美联储工作的另一个方面,该机构为银行系统和金融系统制定政策。更广泛地来说,我认为她比鲍威尔主席更支持强硬的监管政策,如美联储对金融系统提供更有力的指导。即便如此,我也不认为这会是一个很大的区别,更多的是边际影响。在货币政策方面,我不认为她与其他委员的观点会有很大的不同,包括鲍威尔主席的观点。

  Mark Zandi:企业盈利情况非常好,美国公司已经赚了很多钱。事实上,与经济规模相比,企业盈利可谓是有史以来最高的。当然,还有超低的利率。10年期国债收益率全年都非常非常低。这是一种基准利率,投资者用它来衡量所有资产、包括股票的价值。

  Mark Zandi:所以综合大量企业盈利和超低利率两个因素,我们就能理解股票价格走高、估值也走高的原因。而这正是我们所看到的情况。因此,股市表现得非常好。此外,美国对新冠疫情和新冠疫苗、治疗方法有乐观预期。到现在为止,我们在控制病毒方面做得很好,希望这种情况继续下去。因为这将与2022年股票市场的未来走向息息相关。

  Mark Zandi:我认为2022年股市不会像2021年这样出色。企业在未来一年要想赚到和上一年相同的钱会非常困难。直到目前,企业的收益情况一直非常强劲。而且我不认为利率会更低,因为美联储将逐步退出量化宽松。而新冠疫情仍存不确定性,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是一个风险,正如我们在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看到的情况那样,目前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可能迅速在美国传播。在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之后,从逻辑上讲还会有其他的变异毒株,所以新冠疫情不会轻易消失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思考,现在资产估值非常高,投资者对企业的期望也很高,而企业要超过、或者至少达到这些期望将是相当困难的。我推测股市在2022年将或多或少会呈现横盘整理的态势。因此,我认为2022年全年股市将有涨有跌,更可能是横盘整理的一年,无法与我们在2021年所看到的行情相比。

  Mark Zandi:总体而言,股市下行的压力将是相当大的,所以市场上不会有很多机会。我认为防御类股票可能会表现得更好一些。医疗保健可能会有机会,这是一个相当好的领域,尤其当投资者在股市中采取防御性策略时。我不知道是否会有很多机会,主要还是避免犯大错。我认为科技股的股价已经涨了很长一段时间,而且其估值非常高。因此,我推测科技股可能是最脆弱的,特别是在一个艰难向上的行情中。机会将很难再出在2022年的股票市场上。

  《21世纪》:大多数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将在2022年收紧。这将如何影响新兴市场?

  Mark Zandi:随着利率的上升,我认为新兴市场将面临一些压力。 因为发达国家的央行,美国、英国加拿大和发达国家的其他地区都将加息。这将给新兴经济体带来压力,迫使其也随之加息。通常在这种环境下,可以看到新兴市场汇率承压,开始面临压力。通胀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,而且利率开始上升。这就是新兴市场将要面对的充斥着重大波动和压力的环境。我认为,新兴市场将能够平稳渡过难关,但无疑这将是更困难的一年。因为大环境将延续加息的趋势。

  Mark Zandi:我认为重要的是它们要解决经济失衡问题。如果有庞大的经常账户赤字,它们需要努力消除赤字,并确保贸易状况不失衡。

  此外,我认为在政治治理和制度方面的工作也很重要。投资者确实把政治制度作为一个参考,以确定一个国家是否是一个好的投资地。或者说,当一个地方的环境变得恶劣的时候,投资者当然会撤回他们的投资,或不像以前那样积极地投资。

  比发达国家的央行更早采取行动或许也很重要。因此(新兴市场国家)在加息方面或许可以更激进一点、可以比预期更早地加息。幸运的是,很多新兴经济体已经采取行动。通胀已成为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一个问题,特别是在拉丁美洲和中欧的部分地区。因此这些新兴经济体的央行已经抢先一步加息。我认为这对它们有利。

  新兴市场经济体目前运行良好。它们的汇率和市场尚未承受任何明显的压力。尽管有一些波折,但总体而言,至少到目前为止它们已经做得很出色。

  Mark Zandi:我认为不会。缩减恐慌是指2013年,在上一次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时发生的事情。当时美联储为了应付金融危机购买了大量债券,又在2013年开始逐步减少债券购买。“缩减恐慌”发生是因为时任美联储主席本·伯南克将停止购债与加息挂钩。因此,一旦他宣布缩减资产购买计划,即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,投资者认为这意味着即将加息。这吓坏了投资者,我们看到长期利率上升,看到股市下跌并损害经济。这次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。我认为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将量化宽松、结束购债与加息脱钩方面已经做了很好的工作,使得投资者对缩减政策更加冷静。

  至少到目前为止,“缩减恐慌”还未出现。我也不认为“缩减恐慌”会再度出现。话虽如此,但眼下仍有很多工作要做。在结束量化宽松政策之前仍有几个月的时间。届时,美联储将不得不做出决定,是开始出售债券,还是缩减资产负债表。这可能在市场上造成一些问题。但目前看来情况良好,“缩减恐慌”并不会出现。

  《21世纪》:现在看来,新冠疫情不会很快结束。2022年全球经济复苏会继续吗?

  Mark Zandi:希望如此。到目前为止,我所说的一切都以这样一个假设为前提——即疫情虽然不会在2022年消失,但会逐渐好转。虽然我们可以预见未来会有新一波感染和住院人数的上升,但是每一波对医疗系统和经济造成的破坏性都会比前一波小。如果事实也是如此,那么我认为经济应该会表现良好。美联储应该开始收紧货币政策。我们应该能重新实现充分就业,美国应该在2022年底之前实现充分就业。但显然,这是围绕疫情的一个非常脆弱的假设。

  疫情是关键风险。当前我们所处的新一波疫情并不乐观。感染率在迅速上升。我们必须知道重症人数,即入院治疗的人数,因为这能够确定与衡量经济活动将会受到多大的冲击与破坏。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事情。因此,对2022年经济前景乐观情绪的主要威胁还是来自于新冠疫情及其严重程度。一切都还是未知数,我们静观其变。但这是2022年一切的关键。